伸出圆手

你的他怎允许结伴观赏雪的泪。

Where there is desire

There is gonna be a flame

Where there is a flame

Someone’s bound to get burned

But just because it burns

Doesn’t mean you’re gonna die

You’ve gotta get up and try try try

you gotta get up and try try try

You gotta get up and try try try

105

黄少天被人按在地上,对方年纪比他们大,看起来也是混混,招呼起来有板有眼的,马上就把和他同行的周泽楷喻文州楚云秀等人都制住了,却独独只朝他下手。

“妈的!”黄少天背后起冷汗,明天就是期末考,他为了这次考试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连以前的兄弟叫他搭手他都拒绝了,把风险降到最低。

只是突然有一个人发短信,告诉他那个曾经把他拉出深渊的、像是师傅或是兄长的魏琛就在这附近,问他到底出不出来。

黄少天对魏琛一直存着份愧疚,要不是他,魏琛就不会这么难看地被赶出学校,听说魏琛成绩其实很不错,只是他好像是之前被另一个学校赶了出来之后来到这个学校从高一重读,又因为不爱扮演乖乖仔,惹了哪个主任,校方早就想踢他出门了。

如果不是他,魏琛或许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就因为怀着这样的愧疚,所以黄少天一直都想找到魏琛,跟他道歉,或是道谢,只是多年来都寻觅不到。

魏琛的事不熟悉他的人不可能知道,所以黄少天不愿意放弃这一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希望,但又不敢贸然行动,便叫了喻文州等人,想着出什么事也能有人照应。

可对方竟然有十几二十人,控制住他们几个绰绰有余。

“妈你个几把!”一个男人朝着黄少天手臂狠狠一捶,黄少天躲得快,只擦到了边,但还是残留了点痛感。

“你还敢躲?你这个畜牲玩意!”男人怒,招呼着兄弟上来,说只管给他朝着黄少天的手打,打断了都无所谓,算他的。

黄少天被两三个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看手臂被人扯出来,冷从鼻尖渗了出来。

有人要一脚踩上黄少天的右臂,黄少天小腿出力,扯着后面一人的膝盖就是一脚,挣脱了半边身子。他眼睛通红,烧的是有人恶意想要毁了他而被激起的怒火。

又一个要上来,但是那头周泽楷已经挣脱了桎梏,冲上来用双臂扣着那人的胳膊,把他往后拉。

喻文州随身带着美工刀也发挥了作用,在几个人手上划了口子,疼得他们只能分神,把喻文州放开了。

那头有人没发现情况已经变了,还很嚣张地对压【隔开】制楚云秀的人说绅士点,别伤到女孩子。

楚云秀趁这些男人们贱笑时一抬手肘顶了后面那人的肚子,随后反手按住他的后颈,用尽了力气往下一按,竟然把一个站着的男人的头直接磕到地上。

完事后她有些气喘,但还是勾起一个笑,冷笑道:“别伤到女孩子哈?”

男人们彻底被激怒了,他们够强壮,这时候也动真格,这些只是十七岁的少年,和他们这些天天打群【隔开】架的没得比,纵使奋力挣扎了,但最后还是被分别制止了。

黄少天被按在墙上,面前这个男人手里拿的是刚刚夺来的喻文州的美工刀,捏着黄少天的手臂,有些钝的刀【隔开】刃悬在黄少天的脉搏上。

黄少天倒吸看一口气,他连脚都被按死在墙上,根本动弹不得,只能像刀俎上的肉一样等着被处理。

他不甘,他为了这一次考试努力了这么久,他抱着要让叶修为他骄傲一次的心拼搏了这么久,分明希望就在眼前了,但这些人竟然要硬生生把那份希望切开,踩碎,嘲笑他的无能他的可悲!

“我他妈今天就让你尝尝绝望的滋味。”男人笑得阴冷,刀【隔开】片缓缓靠近黄少天的皮肤。

黄少天咬紧了牙,那些不甘的火调转势【隔开】头,眼看就要把他吞噬,烧得干干净净。

韩文清和叶修是大学才相识的,他对叶修的过往知道甚少,只清楚叶修就读的那个高中是全国都文明的封【隔开】闭式管理学校,是真正将学生当成应付高考的工具来训练,每天五点就要起床跑操,学生会是老师的眼线,连上课开小差都会被悄悄登记,而后接受惩【隔开】罚,或是一天内加做一倍的,或是在升旗台上对着全校道歉,说自己是个漠视学习的罪【隔开】人。那是将学生的尊严都抹【隔开】杀,而后锻造出一台台学习工具的极不人【隔开】道的手段,但却又因此打磨出了最好看的成绩单,让所有人都无法否定它的成功,反而还让家长们抢破头了要把孩子往里送。

这比R中恐怖千百倍,但几年前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故,学生们突然奋起,抨击这种残【隔开】忍的做法,并将事情闹得极大,甚至连一些比较高级的势【隔开】力都插手其中。在那之后,这间学校总算是变成了一个能称之为“学校”的地方。

刚刚做了个梦,梦到自己看了篇黄叶文,设定是古代,少天和叶修都是某组织培养的刺客,但是叶修更离谱,能杀人还能穿女装,总是和黄少天假扮情侣或者兄妹去出任务。

然后在黄少天年纪不大(不确定做梦时我有没有变态到设定少天是未成年了)大概刚十八那天他就把穿着女装的叶修操了……我他妈也忘记操的契机是什么反正就是操了(。)然后少天一边操一边发现叶修好淫好软好多水(…)

干完之后叶修娇羞(真的是娇羞…梦里的那个修ooc到换了个名字性别就是总裁文女主了(。)地和少天说他妈不排斥同性恋,所以他总是一边自X一边叫黄少天的名字……(这他妈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这个梦最关键的是这篇文我梦到是别人写的,一个看不起名字的XX大大写的,大大还说最好去贴吧看……因为感觉梦都是有预感的所以我一醒就赶紧写下这个梗概来占位了(。)才不要被不知名的大大写了(。)

星鸽妹妹太好了😭

救人于水火之中😭

再也不糊她了😭

谢谢星鸽妹妹的肉文大全😭

真他妈给人动力😭


“啊……”叶修突然叫了声,声调拔高,少年清脆的嗓音里透着痛苦,白皙的大腿轻轻发颤,配合着又青又紫的淤伤,画面看起来很有些淫靡的,“痛痛痛,你轻点行不行啊?”

叶秋被叶修这一系列反应吓到了,一向优秀而坚强的哥哥突然露出了柔软脆弱的一面,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又让他有些……想看更多这种模样的叶修的冲动。

“痛吗?”叶秋的手突然不受自己控制,稍微施加了点力度,药液和不自然的粗暴一起按上了叶修的一块紫黑色的伤上。

“我去……”叶修一下疼得弓起了身子,发白的嘴唇抖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你干嘛你,想虐待你亲哥?”

叶秋住了手,抬起头望向叶修。

叶修痛得眼泪不自觉地掉了下来,一滴一滴在脸上滑下,牙关也疼得咬紧了,看着叶秋的眼神又是生气又是无语,表情看起来可怜极了。

叶秋的心跳得快了不少,一下一下震得血管也跟着兴奋,这个人都好像被烫到了,身子发起热来。

他还要佯装无事,把早就打好的腹稿念出来:“就因为知道你怕痛,所以我才更不想有人欺负你……你觉得痛我也会觉得痛……”想了想,还补一句,“痛得多了。”

概括一下剧情都能被屏蔽,您老是真牛逼,写的也是真恶心。

针对病狐狸的质问给出回答。

悠悠堇:

我们瑾貌似没有设置评论权限,你要不要到评论区跟她say一say,这次根本没你什么事,你到底干嘛跳出来给自己加戏?
我再说一遍,到xx墙/吐槽平台/论坛等公共吐槽平台,没有任何石锤就靠主观臆断乱说一气的都是low逼,而我不想跟low逼说话。


慕瑾:



1、官方广告事件时病狐狸十分维护官方,甚至不理智到了跑到堇老师的谴责官方的lo下要求堇老师删文。




2、不为任何言论负责并不是针对你的这位戏精,搞清楚堇老师改简介的时间。她改这个简介主要是针对某个垃圾场里披着马甲疯狂diss她的傻逼们。




3、堇老师的原话:现在叶粉的门槛这么低了吗?




    病狐狸的理解:万粉大大开除我粉籍!




4、病狐狸在自己的博客与空间里大骂堇老师,直言你万粉就了不起了吗!




5、不要把堇老师描述得每天都这么闲一直盯着你准备要骂你一样,老实说这一次她只针对那位抄袭她并且不公开承认且依然犯第二次的人,你想安慰那位就安慰关别人屁事,但是跳出来根据个人的主观臆断翻旧账就是你戏多了。




6、你所谓的撞文名事件:那位“撞文名”作者亲自承认她就是在模仿堇老师,并且已经向堇老师道歉,并没有人冤枉她,她也不委屈。




7、请问你所谓的“悠悠堇老师造谣”是指什么?再重申一遍,是你维护官方并且先跑到别人没有打tag的lo下要求她删lo,再者,堇老师这一次是要求抄袭者承认她的错误,这就是造谣?造谣那位抄袭她?




8、病狐狸到某不知名野鸡墙上下堇老师的单,其中的言论十句有八句与事实不符。




9、我想到再补充。




10、请允许我吐槽一句:你们俩一个下单一个发单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夹带自己的感情,还带墙站队安慰下单者的啊?麻烦敬业点好不好。











对了因为不想看到你所以我拉黑你了,你应该是不能评论的,自己想想办法吧。





悠悠堇:

一件很严肃的事:

不要什么都用网络暴力来装可怜。

我写文五年写all叶三年,吃到的rs比你们两个加起来还多得多得多,我第一次被rs的时候也才高三而已,我也没怎么样啊。而且我还没干抄袭这样的龌龊事。

所以千万不要说自己的生活因此而受到了影响,吃rs吃最多的我在这里证明:你可以活得好好的。

明天删

悠悠堇:

对面的调色盘好像被举报了。
但我已经一一回应了,所以语罢寄无人敢对我昨天的两篇lo逐条进行一下回应吗?
你敢吗?
一切都可以用一句“我忘了”来解决吗?请你至少考虑一下供你读书的父母吧,你发了那样的毒誓却被打脸你良心不会痛吗?
等你的回应,等不到就算了,浪费我时间。